niasu

(all智)Arashi有只猫06

突如其来的邪教……算是邪教吧。明明只想写个小脑洞的,咋那么长了……语文真心没学好……


-6-

 

前情回顾,大野智是只猫,这个秘密只有岚的成员知道。

 

大野智被禁足了。

 

08年以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

 

你要说为啥被禁足了。

 

从nino对他的焦面包大叔的称呼来看应该就明白了。

 

由于大野智是只管不住自己腿的猫,所以成员们就轮流把他捞回家,或跟着他回家。

 

大野智可委屈了。

 

我都36岁的人了,为什么还要被这么管。

 

猫咪很愤怒。

 

今天录完节目后,大野拍拍屁股想溜,结果被松润抓了回来塞给了相叶。

 

“sho去拍剧,nino等会要拍cm的宣传照,我也要去做节目嘉宾,接下来只有aiba kun没工作,一定要好好管住他啊!”

 

“交给我吧,松润!”

 

相叶笑得眼白都看不到了。

 

你个死弟控!大野被怪力相叶圈着胳膊,动都不能动,他的白眼翻得已经找不到眼珠了。

 

“o酱今天是我的啦,跟我回家吧!”

 

瞧瞧您这说法,我又不是你一个人的……不对,我是我自己的!

 

“不去。”

 

“那我就跟o酱回家吧!”

 

相叶假装没看到大野老大不情愿的样子,搂着他的肩膀半拉半推地往停车场赶,把人塞进后座后,指挥经纪人往大野家开。

 

“aiba kun今天到leader家喝酒吗?”听到目的地只有一个,经纪人忍不住好奇地问。

 

“对啊对啊,我还要给o酱做麻婆豆腐呢!”

 

大野本来还想反驳的,看在麻婆豆腐的份上就算了。

 

大家不要忘了,大野智是个为了蒸汉堡扒就能求婚的男人,所以他为了麻婆豆腐而放弃抵抗是完全合理的事情。Aiba酱做的麻婆豆腐不可能不好吃!

 

车开到大野家附近,因为要去买食材,经纪人把两人在超市门前放下了。时间已经是晚上9点多,超市里的人并不多,要不然两个国民偶像同时出现在这里肯定会引起骚动的,就算他们都戴着帽子。

 

相叶买东西咋咋呼呼的,这个也要那个也要,结果两人买了一堆,够十个人吃的。

 

结账的时候,看着长长一条的账单,相叶君天真无邪地说,“好像买多了,等会叫上大家一起玩吧!”

 

爷您可千万别!

 

大野使劲摇头。

 

都提着满满两手的食材回到大野家,相叶立马挽起袖子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。大野默默换上围裙,开始切鱼。

 

“o酱,我今天给你搞了个新鲜的!”

 

“唔麦伊~”

 

晚餐在麻婆豆腐通心粉、干烧鲪鱼、草莓大福配啤酒的诡异搭配下解决了。

 

相叶刚上完剧最近挺累的,喝了没多少就有点迷迷瞪瞪的想睡觉。虽然他一直想把大野灌醉来着,但不料自己干了2罐啤酒就挂了,摊在榻榻米上不动了。

 

大野本来就是吃两口就饱了,酒也没喝多少,相叶睡得直打呼的时候他还好好的。

 

想把相叶拖到床上,但他像死猪一样实在太重了,大野索性就给他盖上被子让他睡去了,反正是夏天也不会着凉。

 

而且笨蛋是不会感冒的。

 

看看时间也才12点多,要大野现在就去睡觉实在是有点强猫所难了。

 

猫可是夜行性动物。

 

智喵决定出门散步。

 

大热天的还是果奔舒服,在围墙上慢腾腾遛弯的白猫如是想。

 

经过公园的时候,一群野猫围了过来,喵喵喵喵开了一个夜会。定春要上供小鱼干,被智喵拒绝了。

 

又沿着围墙遛了一会,不知不觉走进了别的商店街。智喵有点不认路了,好像来过又好像没来过,算了,先瞎逛逛再说。

 

时间大概已经挺晚了,路边只有几家居酒屋还开着,路人也没几个。

 

智喵走着走着有点迷糊了,想着要不变回人问问路吧。这时,街对面一家居酒屋的店门打开了,两个醉汉勾肩搭背地走了出来。

 

“喂,你不是明天还要早起吗,你这样到底行不行啊?”

 

“没事没事,我还没醉!”

 

“你这还叫没醉啊,我送你回去吧!”

 

“不要紧不要紧,你继续喝,我去街口叫辆出租车!”

 

“真的没事啊?”

 

“真的没事啦!”

 

“那我回去啦,你自己当心点啊!”

 

“OK,OK,byebye!”

 

其中一个回到了店中,另一个挥手告别后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,还差点撞到电线杆,一看就是醉得不轻。

 

晚上路灯太暗,一般人可能看不清楚,但是猫有夜视能力,是看得清清楚楚的。而且大野从十几岁就跟这人呆在一起工作了,是不会认错的。

 

那个摇摇晃晃走着的,正是迷倒万千男女老少的万人迷生田斗真。

 

Toma怎么在这?

 

他住附近吗?

 

看生田晃得实在太厉害,大野有点担心就跟了上去。像toma这种大明星万一喝醉被媒体撞见了,明天早上还指不定出什么乱七八糟的新闻呢。

 

生田出现在这里纯属偶然,他今天是为了参加一个很久没见的朋友的送别会才会来到这附近。因为有差不多三年没见了,下次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算第二天有工作安排他还是来了。因为急着要走,就被围攻喝了很多,撑着最后的一点清醒总算是被放行了,但酒劲也一下子上来了。

 

这条街不是主干道,要打车还得走出去2条街。生田凭着意志总算找对了方向,但走得不是很顺利,胃里翻江倒海的,双腿虚浮。

 

一阵反胃袭来,实在是走不动了,就靠在自动贩卖机旁边坐下。

 

大野看生田突然坐下不动了,想他要是真睡着了就麻烦了,赶紧凑过去看看。凑近一看,生田一副超没用的样子坐着一动不动。

 

估摸着是不是变成人帮他叫辆车,还是想办法给他经纪人打个电话,自己出门没带手机这点有点麻烦。

 

还没想明白,突如其来的一阵失重,四肢就腾空了。生田捏着他脖子,把他提了起来。

 

生田把智喵拎到眼前一看,有点大舌头地说着,“啊咧,是只猫啊,吓我一跳,哈哈!”

 

我才吓一跳好吗?!不要像提猫一样提我啦,我可是前辈啊!

 

智喵炸毛。

 

一甩手给了对方一拳。

 

当然是一点不痛啦,对方好歹是靠脸吃饭的,他怎么可能用指甲抓他。没指甲的猫爪只是个肉垫。

 

“哈哈哈,好痒啊!”

 

当事人还以为猫咪在跟他耍着玩,笑得更欢了。

 

结果又吃了智喵一拳。

 

当然还是不痛。

 

“哈哈哈,好可爱啊!”

 

生田把智喵塞进怀里,开始吸猫。

 

“软乎乎的好舒服啊~我要不要也养只猫呢……要不我带你回家好不好?哎呀哎呀,我看看,是男孩还是女孩?”

 

后辈把脸埋在他脖子和肚子上蹭来蹭去的,已经让大野觉得够羞耻的了,更何况还要被举高高看小智智的部位。这怎么行?挣扎了一番完全没作用,智喵只能亮出爪子往生田手背上一抓。

 

“啊!”生田揉了揉被抓的手,大野没用很大力气所以他也没受伤,也就是吓了一跳。

 

乘生田撒手的空档,智喵从他身上跳了下来,赶忙往旁边跑开两步,舔舔爪子。

 

“嘤嘤嘤~被猫嫌弃了~”

 

看样子生田是醉的不轻,捂着脸哭起来,虽然是假哭,但看上去真的好伤心。

 

当即就被大野嫌弃了,哼,在我这装可怜是没有用的,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大野智了。

 

“嘤嘤……唔,唔……唔呕!”

 

可能是坐着压到了,也可能是话说多了,一阵反胃把生田击倒了。此时要找厕所已经来不及了,他勉强挪到了下水口位置。

 

生田呕得一阵黑天暗地的,也顾不上旁边。大野乘他不注意就变回了人样,走过去看看他情况。

 

“Toma?你怎么样啦?”

 

生田晚上没吃什么东西光喝酒了,吐出来基本上也就是水,吐完了又干呕了一阵。浑浑噩噩的时候就觉得有人在摸他后背给他顺气,还以为是附件店里的朋友追出来了。吐完之后,浑身都没力气了,困得不行就想睡觉,不知道能不能拜托朋友送他回家啊。

 

“大野……桑?”

 

还没缓过劲来的生田觉得自己一定是产生了幻觉,居然把朋友看成了大野智。而且他眼皮重的不得了,根本没法好好看。

 

“你没事吧?”

 

大野把他胳膊扛到肩上,帮助他站起来。

 

“我帮你叫经纪人吧,把电话给我。”

 

“口……嗝……口袋里……”

 

生田歪歪扭扭地靠在大野身上,使得大野从他身上摸手机变得更加困难。好不容易从另一边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,一按屏幕需要解锁密码。

 

“toma,密码是什么呀?喂,你别睡啊!”

 

生田靠在大野身上一步都迈不开,嘴里还念着亚达亚达不想回家,一副超废柴人类的样子。大野没办法,抓起他的手,拇指对着home键按了半天都没啥反应,最后他只能放弃解锁了。

 

扔掉算了!

 

杰尼斯事务所前辈大野智愤愤不平地这样想,烦死人了,不好好站还不肯走,扔下不管得了。当然他也就想想,不会真那么做。打电话行不通,又不认识toma的家,只能带回家了。

 

大野本来就比生田个子小,拖着走真的挺累的,好不容易拖着走了一条街,他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。心中第一万次后悔去管这闲事,早知道就让这小子明天上头条就好了。

 

加上他本来就迷路了,饶了一圈才找到自己住的地方,好不容易把人拖到了楼下,不料却遇到了松本润。

 

“利达?toma!他怎么在这?”

 

“路上捡的。”

 

大野跟松本大眼瞪小眼。

 

松本给他一个回去再收拾你的小眼神,帮忙把toma扛上了楼。

 

进了门相叶还是像死猪一样睡在老位置没动过,松本就把toma往他身上一扔,两人都发出一声痛苦呻吟,又都继续睡下去了。

 

大野赶紧给自己和松润各倒一杯水,喝了两口坐在一边动都不想动。

 

松本喘完气,眼神变得犀利起来,他压着想逃跑的大野的肩膀。

 

“我们来谈谈你为什么不在家的问题。”

 

大野智,完。

 

第二天一早,生田是在一阵压迫感中醒来的。睁开眼,发现有条胳膊压着他脖子,有条大腿压着他肚子,仔细一看竟然是相叶。

 

“啊!”

 

“啊!”

 

生田率先叫起来,受到惊吓的大兔子也叫了起来。

 

一个枕头正中他面门,才止住他的尖叫。

 

“吵什么吵,杀了你哦!”

 

松本润一脸低气压,明明是一张白到发光的脸,不知为啥看上去有点黑。

 

“咦?松润!你怎么在这?aiba酱怎么也在这?我怎么也在这!”Toma赶紧捂住胸口。

 

“咦咦?toma你怎么在这?松润怎么也在?松润你把o酱怎么了?”相叶也捂住胸口。

 

早起脑袋已经很疼了,还被他们两个这么吼,松本已经想杀人了。

 

“先·起·来·再·说!”

 

松本的眼神那叫一个吓人,地上两个不敢不服。

 

这时候大野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脑袋上翘着呆毛,眼睛也还没睁开,明明是他自己的睡衣,穿在身上还是显得松松垮垮的。

 

看到生田和相叶后,他就甩甩手打招呼,“aiba酱,toma,早啊~”

 

口齿实在是太过含糊不清,就像嘴里含着一块糖。

 

两人被松本伤害的心,立马就被治愈了。

 

松本走过来赶大野进去换衣服,再出来吃早饭。

 

“大野桑真可爱啊~”

 

“是啊~”

 

“话说他为什么戴了个猫耳朵?”

 

“唔……那个是……松润的爱好!”

 

信息量太大,生田斗真不能正常运转了。

 

松本花了没几分钟,他就把4人份的早餐给做好了。早餐时几个人挨个讲了下昨晚的经历,然后事情始末就被整理出来了。

 

“原来我喝醉酒,是被大野桑捡回来的,谢谢你啊大野桑,要不是你我今天就完蛋了。”生田是懂礼貌的好孩子,该道谢的自然要道谢,更何况还给前辈添了麻烦。

 

“没什么啦……”大野摆摆手,“不过你好重啊!”

 

生田不好意思地一边道歉一边道谢。

 

松本就问,“你怎么会跑到这边附件来。”

 

“朋友的店正好在附件……话说昨晚上我还在这附件看到一只猫,白色的,会主动亲近人,摸起来也舒服,好想养啊~早知道应该抓着不放的……而且还是只公的,我确认过了!松润……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昨晚没睡好吗?”

 

松本润的起床气好像越来越严重了。

 

大野智的禁足大概要延长了。


评论(8)

热度(122)